台中樹生酒莊 – 探訪台灣在地的葡萄酒 Taiwanese Winery

總有法國朋友問我:「台灣有釀葡萄酒嗎?」這問題總要讓我絞盡腦汁一番,在法國待了幾年,去過不少歐洲的葡萄酒產地跟酒莊,卻從未拜訪台灣的葡萄園,尤其身為台中人,想來就感到羞赧,於是趁這次回台灣,拜訪位於台中后里的「樹生酒莊」。

台灣偏處亞熱帶,氣候濕熱,冬季溫度不夠低,必須使用催芽劑促使葡萄發芽,且台灣地狹而坡陡,無法像歐洲那樣大片種植或使用機器採收,每道工序大都需要人工完成,產量本來就已經夠少了,再加上每年固定襲台的颱風,強風與大量降雨,都會對葡萄造成傷害。

要催芽、要防蚊、要防颱,我實在想不到還有比這更辛苦的的例子。

台灣栽培最主要的釀酒品種為金香、黑后,兩者都是混有歐洲與美洲種的人工雜交種葡萄,種植時較易脫粒,也沒有像歐洲葡萄品系那樣適合釀酒。樹生酒莊的洪吉倍先生說,金香跟黑后都是引自日本的葡萄而非台灣原生種,當時家戶均種植此種葡萄供台灣公賣局釀酒。

金香葡萄酸度偏低,果皮與果肉難以分離,而黑后葡萄則果粒密而小,皮厚酸度高,誠如林裕森老師《絕境中的美麗花朵》一文中所說,金香與黑后的葡萄特性,都正好是釀製白酒與紅酒常見的致命傷,白葡萄達不到釀製白酒的清爽酸度,紅葡萄則是不討喜的高酸高單寧,台灣釀酒產業有言不盡的難處,相當辛苦。

台灣一年可有兩次的葡萄採收,冬季、夏季各一次,分別在一月以及七月,然今年(2017)一月的葡萄因先前的颱風早已被掃光,夏季採收葡萄由於氣候炎熱,手工採收下來的葡萄要馬上進行降溫,除梗、榨汁、釀酒的器材都是從歐洲進口,先天環境炎熱的劣勢以及資源上的缺乏,是台灣釀酒業要面對的難題。

img_7922
辨別黑后葡萄跟金香葡萄最快的方法:看葉梗的顏色。葉梗帶紅便為黑后葡萄,相當好辨認。

樹生酒莊(Shu-Sheug Winery)位於台中后里高地,是台灣最早種植葡萄的地區。酒莊自西元1957年開始種植葡萄,並從2002年開始投入葡萄酒的釀造。樹生酒莊如此知名的原因,不外乎是莊主洪吉倍與釀酒師陳千浩的合作的作品「埔桃酒」,海外獲獎無數,2015年於英國奪下「強化酒類別」的冠軍,甚至在2016年擔任總統就職典禮上的國宴酒,就知道它有多厲害。不過這款葡萄酒產量少,要喝不知排隊該排幾年去了,物以稀為貴,目前可說是有錢也買不到。

 

222

img_7870

img_7866
此款為樹生酒莊的「微醺」紀念酒(黑后葡萄),瓶身有當地名產:薩克斯風跟葡萄的圖樣。

但其實,樹生酒莊除了知名的「埔桃酒」外,也有生產其他酒款,諸如乾白酒、乾紅酒、半甜紅酒、甜白酒、白蘭地等,選擇性不少。

在樹生酒莊可以在櫃台試飲酒款,有些酒款雖然能試飲,卻買不到,不然就是剩下沒幾瓶,實在是讓人有種,天啊,我是不是應該把剩下幾瓶全包了的衝動。

當天很幸運地,是由樹生酒莊的莊主洪吉倍先生負責解說,品嘗了樹生酒莊幾支酒(當然埔桃酒例外),有些雖然品了卻買不到,以下是我品嘗的樹生酒款:

  1. 樹生酒莊 金香白酒
  2. 葡醉 (當天想買卻已售鑿)
  3. 樹生特級紅酒
  4. 紀念酒
  5. 舞月天金香天然甜酒
  6. 巴卡斯白蘭地

 

樹生的舞月天甜酒,將金香那粗曠的香氣轉為迷人雅致的荔枝氣息,冰飲後喝來算是清爽。樹生的甜白酒有兩款,除了中斷發酵的舞月天甜白酒外,另有一款以金香葡萄釀製的「冰釀甜酒」,仿照冰酒作法,將葡萄以冰凍的方式濃縮糖分,據說香氣相當誘人。

當天喝的黑后紅酒有三款,葡醉、特級、紀念酒。黑后葡萄的高酸,的確是讓人有點難以招架,因此葡醉跟紀念酒這兩款,酒莊有酌量添加蔗糖以調和口感,做成像甜點酒的感覺,不知為何直覺便讓我想起烏梅湯,腦海中一直出現梅乾扣肉的場景,與滷肉、割包之類的台菜應該很好搭配。

至於那支買不到訂不到的「埔桃酒」,樹生酒莊於今年即將推出第二代產品「紅埔桃」,是以黑后取代金香的加烈酒新品,現已開放預訂,如果一次訂購3支,會贈送紅埔桃限量紀念帶一只,有興趣的趕快打電話吧!

1

 

樹生酒莊 info 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