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首po!想來跟大家聊聊一個我相當喜歡的匈牙利白葡萄品種- Furmint。

Furmint是匈牙利釀造Tokaji甜酒最主要的白葡萄品種,特色是高酸耐寒,香氣屬中性調,能忠實當地風土的特色,同時又與世界其他各地釀造貴腐酒的葡萄品種有著相同的特性:容易受到貴腐菌的沾染。隨著貴腐菌附著程度的不同,葡萄中的糖分與酸度濃縮,便能釀造出令人回味再三的貴腐甜白酒。

(想了解更多關於Tokaji甜酒的釀造方式,請看這篇不看會後悔的文章:5個你會想知道,關於匈牙利Tokaj貴腐甜酒的秘密)


關於Furmint的小知識

  • Furmint是匈牙利Tokaj最普遍種植的品種
  • Furmint可用來釀造相當多元的酒款,從乾白酒到Aszu貴腐甜白酒。
  • 不只在匈牙利,你也能在斯洛伐克、奧地利、斯洛維尼亞,甚至美國,找到Furmint。
  • 每年的2月1日,是國際Furmint日!

Kézdy Dániel是「Tokaj – People and vineyard」的作者。這本精裝書有漂亮的葡萄園照片,詩意的採訪文章,還有旅行Tokaj的景點介紹,推薦給喜愛Tokaj的朋友收藏

國際Furmint日是Kézdy Dániel於2017年發起,訂定每年2月1日為” Furmint Day,至於為何是選在這一天,其實是為了同時宣傳每年二月初在布達佩斯舉辦的Furmint酒展。

對於Furmint,許多人仍對該品種停留在甜白酒的甜膩印象,其實近幾年來,Furmint逐漸被證明,是個足以釀造出具陳放潛力的乾白酒品種。

千禧年,是Tokaj的革命年份。在延續了數個世紀的貴腐酒釀造傳統後,István Szepsy,於西元2000年釀出世界首個Furmint的乾白酒年份,這件現今看來或許是極其一般的事,在當時卻是個天翻地覆的革新。

18年後的今天,乾白酒的確逐漸成為市場上的主流(相較於甜白酒),原因不外乎是釀造時間更短,更容易搭餐,許多以甜白酒著稱的產區,例如波爾多蘇甸,也正在進行釀造乾白酒的改革,István Szepsy之所以被稱為Tokaj教父,不外乎是因為永遠走得比一般人更前面。

 

在István Szepsy家由本人親自解說的垂直品飲

 

我對Furmint乾白酒的初識,源自2017年秋天,拜訪Tokaj當地釀造有機酒莊Bott,其Furmint乾白酒令人印象深刻,除了清新的柑橘、花香調外,還伴隨著豐富的礦石氣息,甚至帶點微鹹的鹼水觸感,讓我深刻體悟Furmint對當地風土的詮釋力。

Tokaj是相當古老的岩層,過去曾沉積於海底,後因造山運動隆起,因此看起來相當內陸的地形,卻仍存有許多古代的貝殼化石,且土壤構成複雜,高低綿延的丘陵與貫穿的溪流,將Tokaj切割成了許多微型風土,尤其是乾白酒,在除去豐腴糖分的變因後,更將Tokaj當地古老岩層體現的淋漓。

 

與 Bott 釀酒師 Judith Bodó 的桶邊品飲,正在試 2017年剛入桶的新酒。
由葡萄酒大師 Tamas Nagy 帶領解說 Tokaj 風土

 

對我來說,Furmint這個品種,綜合了夏多內和白詩楠的特性。中性調,讓該品種足以呈現當地微型風土與酒農的釀造手法。高酸且易沾染貴腐菌的特色,則雷同白詩楠,尤其是Tokaj某些酒莊釀造遲摘甜白酒的方式,與法國羅亞爾河釀造甜白酒的方式相同,但最令人驚喜的,是白詩楠乾白酒陳放後的氧化香氣,跟陳年後的Furmint乾白酒,居然十分相似。

Tokaji意象在轉變,隨著Furmint品種的國際化,讓我們認知到Tokaj不只是甜白酒產區,它可以呈現相當現代的乾淨氣息,細膩走”地氣”的風土特質,抑或是陳放後的層次香氣,一個有潛力的品種,可以有萬花筒般的百變風格。

 

Furmint Day,哪一種Furmint最適合你?

Cheers !

 

  • Special thanks to Mister Attila DOMOKOS, Judith Bodó, István Szepsy, Tamas Nagy for kindly sharing your passion of Tokaji.
  • Special thanks to Jack Yu from Tokaji Wine for all the assists and corrections.